梦泽。

这儿梦泽,不是什么好人所以不按套路出牌。

昭煜,长沙小伙儿。气质偏左,站星all。

[城拟/西米]殊途同归(1)

*CP:西米[西西里×米兰]
*人物名:
西西里:彼得罗·瓦尔加斯
米兰:乔伦佐·德尔·维斯康帝
威尼斯:维拉·威尼斯诺
罗马:凯罗·费朗切斯科·奥古斯都
————————————————
      子弹刚好射穿彼得罗的摩托轮,车胎不受控制,剧烈摇晃将他甩在柏油路上。
      这手臂位置本刻着纹身,可惜了。
      后面的小弟赶忙伸出手拉他上车,汗液渗出手掌险些打滑,彼得罗倒吸口凉气,最终爬上了车。
      "谢了。"
      七点的米兰日暮姗姗来迟,警车的长鸣交织着刺耳的刹车声回荡在茜空。警察纷纷下车,带头的摘下头盔,拇指擦去鼻尖下的汗滴,对着早已追不上的背影暗骂一声。
      "操你妈的。"

      第二天清早乔伦佐就发现自己的办公桌上没有出现本该到位的早餐,同僚有意无意地回避与他对视的机会。紧接着八点一刻钟他接到通知,威尼斯诺女士要见他。
      他昨夜放走了整个地中海最大的枪火走私贩。
      乔伦佐枪法极准,昨晚本可以一枪毙了那厮,可他偏偏想要射爆车轮再抓活的。用屁股想都猜得到过会儿上司会开除他,体面点说不定能送他一片维罗纳的地,再也别回米兰。
      不过这回他猜错了。
      "收拾好东西去西西里,船票帮你订好了,记得看手机。"
      "请等一下长官,我不能在没有任何征兆的情况下被流放。"
      维拉送了他一个白眼。她伸手扔给乔伦佐一份崭新的资料。
      "因为昨天的事我真想干净利落地把你炒了,不过算你走运,凯罗刚得到消息,那伙人在米兰的生意不好做,现在怕是会回帕勒莫发展。"
      她把椅子转了个边,又说:"这档任务风险高,除了你外没人敢接,就当是你对放跑大鱼的补偿。之后会陆续派人去岛上,你先去勘察情况。"
      他想辞职。这之后他可以和妹妹在帕维亚开一间花店,三十几岁时再娶一个善良的女人为妻,没有雾霾也没有犯罪。但这次他有种莫名的危机感,这是头一回。
      最终乔伦佐还是认定,自己没有拒绝的余地。
      "听说那边断网,你的ins八成要掉粉啦。"
      "实在抓不到也别为难自己,在那卖烟草很赚啊。"
      "听说那边的黑手党都是红脸胖子,很没品的。"
      乔伦佐脸色难看。
      出船前乔伦佐对送行的几个同僚发誓,等他抓到那些个走私贩,一定要穿上最艳俗的衣裳压着他们进大牢,恶心一把。
      "等一下啊乔伦,回个头。"
      乔伦佐刚一回头就被奇怪的液体喷了一脸。
      "我靠。"他一脸错愕地看着同僚,对方仍是笑得一副傻兮兮的模样。
      "别太紧张,这是'好朋友香',祝你一路顺风。"
      他只闻到一股西装男才散发的怪味。

      当乔伦佐被保安叫醒时已是早上九点,身上的"西装男"已变成饱满的木质品气息。
      他按照规定路线找到预定的出租屋,看得到海,身后还有片足够躺下身子数星星的草坪。
      彼得罗被不断传出的怪声惊醒了,天气不冷不热,他赤着上身打开卧室门,发现一名陌生男子正搬着箱子走来走去。
      如果换做平常他大概会认为是小偷然后一拳让对方去见医生,不过这次他注意到小偷先生似乎是在往屋里送东西。
      "嘿…?午安。先前看你在睡觉就没叫醒你。"乔伦佐气喘吁吁放下最后一个储物箱。"这儿乔伦佐·德尔·维斯康帝,你的新室友。嫌麻烦叫我乔拉就行。"他早知道这是一间合租房,房费低,还减少嫌疑。
      "彼得罗·瓦尔加斯。"尽管多少有些不爽,但毕竟到了吃午餐的点,彼得罗没有多大脾气。
      乔伦佐说:"但愿你不建议我叫你彼得。我有点饿了,正好是中午,不如去找家店解决一餐?我请客。"
      "你是gay?"
      每个人都知道这个问题问得不是时候,除了彼得罗本人。
      "抱歉…什么?"
      "我说你是个gay。"
      乔伦佐顿了顿:"我本以为你不是很好相处,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
      "当然,幽默风趣是西西里的岛风。"彼得罗笑了。他和乔伦佐擦肩而过,走到冰箱前去拿喝剩下的啤酒。
      乔伦佐的汗水顺着额头一直滑进衬衫下,好在他刚刚检查过,房屋虽然简陋点,但电热水器用起来没毛病。他擦了擦额角的汗,对一旁的彼得罗说:"那我先洗个澡,之后一起去吃饭?"
      "嗯。"
      那头喝完酒的房主回屋穿衣,把原本放在夹克里的钱包扔进了床底。
TBC.

糖,漫天全是糖。

[胖球/獒龙]陪伴是最懦弱的告白。

这回放链接!抱歉因为没有经验所以才会这个样子,下次飙车直接放链接好啦!
ABO世界观,HE,有肉渣。
戳不了的话可以私我!( •̥́ ˍ •̀ू )
http://h5.weixinzhuyi.com/p/share-detail/14718734917923

我求求各位太太别发刀,我的肝都要被虐爆了。同是写手为何要互相残害。

懒得删黑历史了。

[城拟/米佛]你所敬赞的灵魂

*CP:米佛[米兰×佛罗伦萨]

*人物名称:

米兰:乔伦佐·德尔·维斯康蒂

佛罗伦萨:克里斯蒂娜·美弟奇

威尼斯:维拉·威尼斯诺

————————————————————————————

巴黎日暮沉沦于游人散漫的步伐,克里斯蒂娜踏起水泥街道一步步走着,用她被金光磨平的鞋跟,和此行的初衷。

她游离在这座百年古城诙谐浪漫的砖瓦城墙,将此行目的抛之脑后。直到滴满阳光的柳橙汁照见店里一幅壁画:圆实经典的一颗头颅,浸泡在柳橙的酸甜之中。她如梦初醒,在店内洗手间匆匆打扮一番后便仓促的离开了。

蒙马特公墓大理石碑的气息庄严而沉淀,夕阳残喘的红光无力打在碑上一支支挽歌溢出的凄凉。克里斯蒂娜来不及停歇,那座墓并不好找,但一股无形的力量牵引着她的衣摆,犹如当年达·芬奇执起那纤细笨拙的手,在一张张画纸上描摹出凌乱而欢快的涂鸦时的温柔。

——已故去的历史啊。克里斯蒂娜站在墓前,这里摆着几株墓主信仰者所送的金楹菊,花的周围站着一位先生,栗红发色,透着对她的熟络感。

男人猛然回头,惊诧的缬草双眸如镜照映克里斯蒂娜上扬的眉梢,继而带着失望化作一汪泉水融入天际。

“克里斯?”

“……乔伦?”

“抱歉,那抹茶香使我误把你当做了...玛格...普莱西女士,请原谅。”乔伦佐慌乱中略过的笑容恰巧藏匿着最真实的自我。克里斯蒂娜颊边的水粉在迟暮鎏金下半遮半掩,那是款廉价香水,在赶路途中不小心倾洒在了手背罢了。好在与意大利友人异国他乡的唐突相遇无需时光消磨违和,余晖最后一缕恩泽将二人肤色染成古铜。顺着光线所向,乔伦佐和克里斯蒂娜不约而同看向墓碑上黑白分明的碑文:

米兰人亨利·贝尔长眠于此。他曾经活过、写过、爱过。

那是司汤达被敬赞的一生。

克里斯蒂娜手中的百合被风刮去几片枝叶,与金楹花簇拥成团还不足以衬出先人的脸庞。她尤为失落,圣十字殿前相识的法国先生曾同她在圣百花大教堂赏尽全城风光,如今却因墓地狭隘而无法高瞻远眺。

“亨利一定很高兴,”乔伦佐来到她身旁,昏黑的天照不见二人脸上的表情。“能够在你眼中品读多年后的世界,是莫大的荣幸。”

“过奖。您油嘴滑舌的性子也不减当年,维斯康蒂先生。”

“哈哈哈哈哈。不考虑一块儿离开吗?我相信亨利的睡眠是至关重要的,您觉得呢,美弟奇小姐?”

他们都没有刻意摸索对方的面貌。身处那段铺满人文艺术与百花的历史长廊,二人一向以尊称相称,无数礼节撕破将领霍乱中的衣摆,甚至连乔伦佐隔着拇指亲吻丽人指尖时,都不曾瞥见她的佳容。

“您好小姐,在下乔伦佐·德尔·维斯康蒂,敢问在下该如何称呼您?”

“美弟奇,克里斯蒂娜·美弟奇。很高兴能与您相识,维斯康蒂先生。”

如梦初醒。泥土腥香在夜半的空灵中呈现星星点点,墓与墓的距离交织成羊肠小道,克里斯蒂娜感受到不远处的视线,来历不明,盯着她和身后弥留的温存茶香。

乔伦佐跨下台阶,因方向感的陌生险些摔倒,扶持他站立的左手沾上了些许泥泞,一瞬的惊愕转为无奈,他伸出另一只手朝向克里斯蒂娜,以此避免悲剧重演。克里斯蒂娜触及到那只手,婉约中夹杂似曾相识的安全感,它抚摸过米兰大教堂庄重的大理石墙,提过银制的汤匙、中世纪画笔、积慢岁月之尘的大字书,以及附庸铁锈疮疤的兵器。

兵器。

冗杂的大脑无法控制克里斯蒂娜的双腿,她硬生生栽倒在面前经历过枪林弹雨的男人的怀里,“喂喂喂?!”毋庸置疑,这是乔伦佐最麻木的仰摔体验。

意大利人们的身上落满了泥土与自然的芳香。“看来今晚不能光顾维拉新开的咖啡厅了。”

不知名的墓前响起一男一女尴尬的笑声。

乔伦佐横生的眩晕吹破一连串编织已久的语言,茶花香气游走于碑文之间尘封的间隙,迷离而沉稳,捉摸不透何去何从。

“克里斯,”他的十指交错,大拇指间相互摩挲。“嗯……你喜欢这款香水吗?”

“说老实话,不算喜欢。”

藏青天际下的星网比昨日浩瀚,胜似白霜的砂糖之色附上乔伦佐的唇角,有意无意扯出一丝和煦微笑。

时隔半月,克里斯蒂娜手捧《茶花女》漫步在家中后院,她无意间发现一瓶从未见过的香水,放在邮箱上,流淌着紫百合沉浸婉约的清香。

“万分抱歉。”

“在下认为,美弟奇小姐的魅力与您的大不相同。”零碎的花香飘洒在茶花女之墓,一株克瑞墨大牡丹埋没在清风中,勾勒出模糊不清的脸庞。

————————————————————————————————

首先非常感谢您能够阅读完整篇文章!第一次写米佛,如果有不够到位的地方请务必大方地提出吧。米兰和翡冷翠敬赞同一位伟人,文章末尾处米兰将茶花放在茶花女的墓前,翡冷翠重拾对茶花女的点滴,既表示他们因为彼此而萌生对另一位名人的向往,也暗指二人或许会再度在蒙马特公墓相会。这种无形的默契自文艺复兴时期就开始了,相信米兰和翡冷翠都有所察觉吧。以及二人的眩晕感其实...设定是因为对方而患上了司汤达综合征,不远处安眠的司汤达会因此而笑出声的吧,括弧笑括弧。(x

大概就是,暑期计划吧。完成的希望十分渺茫但依旧坚持着,不愧是花样作死的梦泽先生呢。


手头上的事儿忙完后...补足球。并不单单是为了米兰,列表里的那不勒斯先生之前帮着安利了一小部分规则以后觉着足球这块新世界安利...可吃。_(:3


我一直都在

落日余晖倾洒王耀肩头,他奔着羊肠小道匆匆归家,却因一株向日葵驻足。向日葵面朝迟暮的太阳,又像一心期盼他的到来。正当王耀打算凑近几步一探究竟,燕儿又打来电话催促他回家吃饭了。

"唉...罢了。"王耀摇了摇头,跨着大步消失在一汪鎏金浇灌的小道。他没看见,那株向日葵一直注视着他,直到消失在地平线的那头。